知因達果

節錄自宣公上人《大悲咒句偈解》淺釋

梁朝的誌公禪師是一位有大德行的人,沒有人知道誰是他的父母。因為有一天,一位婦女聽到樹上有嬰兒的哭聲,於是爬上樹,發現一個嬰兒躺在鷹巢中,她便將嬰兒帶回家撫養。這嬰兒貌似人形,但手腳卻似鷹爪,長大後出家修道,開悟得五眼六通;因為沒有人知道他的父母是誰,他又是從鷹巢中取下的,故一般人皆揣測他是從鳥蛋中孵出來的。

當時,梁武帝很相信誌公禪師,而其他一般人也很相信他,不論是什麼場合,生小孩、親友死亡、結婚、喪禮等,都要請誌公禪師去念經。有一次,一位富人請誌公禪師去為他女兒的婚禮誦經,並請他在婚禮中講幾句吉祥話,令婚姻順利。

誌公禪師到了那兒,一見新郎和新娘,便說:

古古怪,怪怪古,孫孫娶祖母;

女食母之肉,子打父皮鼓;

豬羊炕上坐,六親鍋裏煮;

眾人來賀喜,我看真是苦。

古古怪,怪怪古,孫孫娶祖母:意思是這種情形從來沒有過,這是一件很不尋常、奇怪的事,孫子竟然娶祖母!在世界上,人人互為夫妻,互為父子,互為母女。如果你不知道過去生中的因緣,就不了解為什麼你過去的祖父,今生來和你結婚?或者你的祖母,又托生作為你的女兒?這一切都是不一定的。

這個「孫子娶祖母」的故事,就是在祖母死之前,她告訴家人:「我的兒子已娶,有他自己的兒女;而我的女兒亦嫁,我已不再擔憂他們了。但是我的小孫子,將來誰來照顧他?他將來的太太會對他好嗎?我實在不得不擔憂他。」

就這樣,這個祖母用一隻手拉著她孫子的手說:「你這麼樣子啊,我才掛著你;我死了,眼睛也不閉。」眼不閉,也還是死了,她就這麼不閉眼地死了。到閻羅王那兒,還要求要照顧她孫子:「這是我的孫子,我看沒有人照顧他。啊!我最掛著他。」閻羅王說:「好了,那妳就回去照顧他啦!」於是即刻又讓她來托生;長大了之後,就給她孫子做太太。所以這叫「孫孫娶祖母」,這個祖母放不下孫子,回來就給孫子做太太;你說這是古古怪、怪怪古?或不是古古怪、怪怪古呢?

誌公禪師為什麼知道?他有五眼六通,一看這新媳婦,原來就是新郎的祖母,就因為有這麼一念放不下,所以又回來給孫子做太太。

誌公禪師又向人群裏看,有一個小女孩子拿著一塊肉在吃。他又說了,女食母之肉。這個女孩吃的這一塊肉,原來就是她的母親轉生做羊,現在這隻羊被殺了,她拿這羊肉來吃。

又向鼓樂棚看,奏音樂的鼓樂手在那兒打鼓。他又說,子打父皮鼓。這一個鼓樂手打的鼓,正是他父親做了驢,驢皮被剝起來,做的一面鼓。

又往炕上看一看,啊!豬羊炕上坐。這些是他們以前所吃的豬羊,現在都轉生做人,和他們做親戚、做朋友,所以都來在這個家的客廳裏邊坐著。

六親鍋裏煮。你看他自己父黨之親、母黨之親、兄黨之親、弟黨之親,所有的親戚朋友,因為以前吃豬肉、羊肉,現在都變成豬羊,又被他們殺了,放在鍋裏來煮。

眾人來賀喜。大家來到這裏,看他娶新媳婦了,都說:「恭喜你啊!」這個來恭喜,那個也來恭喜。這樣子,我看真是苦。我看這種的情形,就是造業;造業,就是苦的意思。

由誌公禪師來看破了這家庭的因果。這一個家庭是這樣,那麼其餘的家庭,又怎麼知道不是這樣呢?所以修道人要小心﹣﹣在種因上不小心,結果上就要認帳了。

那麼人為什麼做人?我們做人,就是來還債的。還什麼債?還倫常的債、還世間的因果債。你還這個債,就能了這個債;你不還這個債,債就不能了。也就好像什麼呢?好像我們欠人的錢,就還人的錢;不還,債就不能了了。人在世間上,也就這樣的。

我又想起來一個公案。有個家庭養了一隻驢,就天天用牠來拉磨。磨坊的主人嫌驢走得慢,在磨坊裏,天天拿著一把竹掃把打它,趕著這驢拉磨,叫牠來為他做工。那麼這一生完了,來生這隻驢就轉生做一個男人,打驢的人就轉做一個女人,兩人就結婚了。

結婚,你說怎樣呢?這個男人一天到晚就打這個女人,無論拿起什麼東西就打,或者吃飯的筷子拿起也打;一天到晚連打帶罵,她做什麼都不對。啊!打來打去,這一天這個女人遇到寶誌禪師來了,就說:「唉!我的丈夫不知道為什麼天天都打我?您老修行是得五眼六通的,請看看我們這是什麼因果,為什麼他天天這麼打我呢?」

誌公禪師說:「喔!你們兩個什麼因果啊?妳前生是個男人,在磨坊裏頭,用一隻驢為妳磨麵粉,妳天天打這隻驢。現在這隻驢就轉生做男人了;妳啊,就是打驢那個人,現在做女人。你們兩個結婚了,所以他天天打你,就因為你以前天天用掃把打這隻驢。一隻掃把是由幾百條竹子做的,妳現在要想解這個冤結,我教妳一個方法。妳把家裏所有的東西都收起來,就留一支用馬尾織的拂塵,那個叫蠅甩子。他看沒有其它東西可打的,就會拿拂塵打妳;打完了,妳就告訴他說,前生妳是個趕驢拉磨的人,他前生就是那隻驢,因為天天被妳打,所以現在他也天天打妳。那麼他用馬尾子織的拂塵打妳,這個一下子就有幾百條,所以他打妳一頓,今天就把以往的債都還了。妳對他說明白以後,他就不會打妳了。」

她果然就把所有的物件都藏起了。她的男人回來,不由分說,就要打她;各處找東西都找不到,只找出一支馬尾子,劈頭蓋臉就打。以前他打,這個女人就跑;這一次打,她就坐在那兒挨打,等他打夠了,就問:「喂!我以前打妳,妳就跑;今天我打妳,妳怎麼不跑?」

她說:「你不知道你打我是有前因後果的。今天寶誌禪師來,我請教他,為什麼你天天這麼打我呢?他告訴我說,你前生是隻驢,因為我叫你拉磨,天天打你;所以今生你投生做一個男人,我變成一個女人,兩個人結婚,因此你天天要來打我。他教我把拂塵放在這兒,等著你來打我,叫我不要躲避;那麼你今天打完了,我們倆的債就沒有了,以後再不會打架。」這個男人一想:「喔!原來是這麼一回事,那我現在不可以再打了,我今天若打她多了,來生她又要打我。」從此之後,兩夫婦不再打架了。

由這一點看來,人世間誰和誰有緣,誰和誰沒有緣,誰和誰是夫婦、父子、兄弟,這都在往昔有一種因果,所以今生才做這種眷屬。我們若明白因果,就應該要改變因果﹣﹣往好的做,不要往錯的做。

千手千眼 - 宣化上人經典開示選輯(四)

*  *  *

 

殺生食肉的可怕

宣公上人 一九七九年十一月二十日開示

梁武帝在位時,中國的佛教很興盛,民間凡有婚禮或喪事,都請和尚去念經。今天時代不同了,現在只有喪事,才請和尚去念經;遇有喜事,例如結婚、生子時,卻沒有人請和尚去念經。其實這是錯誤的,無論紅白事,都應該請出家人去念經迴向、種福,一方面可以超度亡者,一方面可以為生者增福。

梁武帝時,就有一位誌公和尚,是位高僧,他有五眼六通,對於前因後果他都一一明了。某次,一個有錢人家有婚事,便請誌公和尚去念經。他一踏進門口,便歎息道:「古古怪,怪怪古!孫子娶祖母。女吃母之肉,子打父皮鼓。豬羊炕上坐,六親鍋裏煮。眾人來賀喜,我看真是苦!」

這是什麼意思呢?「孫子娶祖母」,你說怪不怪?原來,這位祖母在臨終時,她拉著孫兒的手,心裏很捨不得,她說:「你們都成家立業,惟獨我這個小孫兒,沒有人照顧。唉!怎麼辦呢?」說完便去世了。她到了地府,閻羅王便判她:「你既然這樣寵愛孫兒,還是回去做他的妻子,好照顧他。」於是,祖母便托生來做孫子的太太。所以世間上的前因後果,有時是很可怕的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

「女吃母之肉」,在外面,一個女孩子正在吃豬蹄,吃得津津有味,這隻豬原來是她前世的母親。「子打父皮鼓」,誌公和尚再看看那些奏音樂的,打鑼鼓、吹喇叭、吹笛子,好不熱鬧!有個人用力地打鼓,鼓是驢皮造的,而這驢竟然是他前世的父親啊!

誌公和尚再往炕上看看,便說:「豬羊炕上坐」,往菜鍋裏一看,便說「六親鍋裏煮」。原來,從前被人宰的豬呀、羊呀,現在都回來吃人,要這些人償還宿報;以前專吃豬羊的六親眷屬,現在反而回來受人烹割,在鍋子裏還債。「眾人來賀喜」,大家都以為這是喜慶之日,但誌公和尚只歎息:「我說真是苦!」其實是人以苦為樂呀!

大家聽了這段公案後,應該知道殺生食肉的可怕。我們又研究這個「肉」字:「肉字裏邊兩個人,裏邊罩著外邊人,眾生還吃眾生肉,仔細思量人吃人。」所以,能夠茹素是最好。但吃齋時,不要再起什麼齋雞、齋鴨、齋鮑魚等名字。既然吃齋了,為什麼還放不下?單是起這些葷的名字,裏頭就含有污染的種子。所以以後不要再用葷名去講齋菜。

這次有些人到萬佛聖城之後,發願回去要吃長素。這很好,與六道輪迴斷絕往來,你不吃他,他不吃你;你不殺他,他不殺你,這樣便把循環業報清淨了。

又有人問:吃齋有什麼好處?

我說:「沒有什麼好處,是活著上當。」什麼意思呢?因為齋菜沒有肉類那麼好味道,所以說活著上當。可是,假設你不吃齋,便是死了上當。就像一個秤,那一邊重,那一邊輕,你自己去研究研究。

為什麼說吃肉是死了上當?無論你吃什麼東西,便有那種成分在你身上。你吃菜,便有一股菜味;吃蔥,便有一股蔥味;吃牛奶,便有一股牛奶味;吃起士,身上便有一股起士味;吃大蒜,呼吸氣都有大蒜味。因為你所吃的東西,要與你合股,合而為一,變成你身上的一部份。你吃什麼吃多了,身體就會變成和它一樣。因此,吃豬肉多了,便會變豬;吃牛肉多了,便會變牛,這是合乎科學和邏輯學的。你的身體和肉類變為合夥公司;死了之後,也會變成那樣東西。比如,死後要是周身一股豬味,閻羅王嘟嘟鼻子,便說:「你這樣臭,還是去做豬好了。」羊牛雞犬,也都是同一個道理,所以說是死後上當。

你仔細研究,殺豬的人,他的眼睛像豬。為什麼?他曾經被人殺了好多次,現在他回來報仇了,但眼睛還是豬眼睛;宰牛的人,眼睛像牛眼睛。其實因果是絲毫不爽的,所以說:「千百年來碗裏羹,怨深似海恨難平,欲知世上刀兵劫,細聽屠門夜半聲。」一碗肉湯裏邊含藏的怨恨,像海那樣深,說不盡的。要知道世上為何有戰爭、殺戮,譬如兩國彼此戰鬥,死傷連城,這就是眾生的惡業共聚,同時受報。假設你能細聽夜半屠房裏悽厲的叫聲,你便應該明白殺殺不已的恐怖。目前科學已經研究出來,人多吃肉,很容易生癌症。這是因為動物體上的怨,在你身上積聚多了,久而久之便變成害人的毒素。因此我們應該與眾生斷絕因果,不要與牛羊雞犬互造罪孽,便能慢慢地把世界上的惡氣轉過來。

在萬佛聖城,我一邊行持正法,一邊要把世上的殺劫轉變過來,無形無相地把它慢慢消滅了。所以我主張人不殺生、不偷盜、不邪淫、不妄語、不喝酒、不吃麻醉藥。最低限度要守五戒,而且還要守得清淨。你們既已到了寶山,不要空手而歸!

宣化上人開示錄(六)

*  *  *

 

報三寶恩‧戒殺生

眾生肉裏頭都有一些毒素,這些毒素可以說是冤仇所結集成的毒。

宣公上人 一九九O年十月十一日開示於英國

剛才各位皈依十方盡虛空,遍法界,十方三世無盡佛法僧三寶。信佛的人,必須念玆在玆,時刻莫忘三寶的慈悲喜捨,要抱著感恩想,要抱著難遭遇想。佛法是百千萬劫也不容易遇著的,我們今生遇著了,若不努力,也就等於一個讀書的學生,不好好讀書,天天逃學,跑到外面去遊玩,光陰都空過了。

所以,時時刻刻地,我們應該如對佛前,如臨師保,不可以有絲毫的苟且、懈怠、躲懶偷安;如果能這樣,可以說是精進波羅蜜。我們精進,要身也精進,心也精進。身精進,要勤修戒定慧;心精進,要息滅貪瞋癡。

佛教所講的道理,我們無論抓住哪一個法門,都要拳拳服膺,依教修行,那誰都可以成佛的。哪一個法門都是不二法門,都是第一義諦。所以,我們不要說學顯教,學來學去,覺得沒有什麼成就,就往密教裏頭跑。在密宗裏頭又學來學去,也覺得沒有什麼感應,又往教宗跑。學教學了一個時期,也覺得不夠我所學習的,於是就跑到禪宗去。禪、教、律、密、淨,每一宗都學過了,可是每一宗都只學個兩天半,三天都不夠,就沒有恆遠心,喜新厭舊,結果你的時間,都浪費在路上。把這一生的光陰都空過了,乃至於到臨命終時,哪一個法也沒修成。就因為東跑西跑,把時間都花費在跑路上,這是很可憐的一件事。

就拿聽法來說,雖聽得很多,但是明白的很少;或明白的很多,但能實行的很少。所以我常說:

會講的,不如會聽的;
會聽的,不如會行的;
會行的,不如會證的。

會講的人,講得天花亂墜,地湧金蓮,可是不去實行,沒有躬行實踐,這叫「說食數寶」。就好像那個石頭人似的,石頭人會說話,可是不會走路,因為它是石頭。所以說:

說得好,說得妙,
不能行,不是道。

會聽的人,怎麼樣會聽法?就是,

粗言及細語 皆歸第一義

這個說法的人,橫說、豎說、塵說、剎說,說來說去,你都聽得是妙不可言。但是會說的,不如會聽的。而會聽的人,聽是聽明白了,可是不如去躬行實踐來得更有效。就好像吃的東西,它營養再充足,味道再好;而你只念食譜,念來念去,也沒有吃到口裏,那也不是你的。

會行的人呢,如果你又會聽,又會行了;可是單單去行去做,還沒有畢業,就像讀書,你入了學校,把書讀好了,可是還沒有畢業,沒有得到文憑,這也是不圓滿。所以說會行的,不如會證的,你證得這個果位,比說食數寶好得多。因此才說﹕

終日數他寶 自無半分錢
於法不修行 其過亦如是

昨天講到這個「肉」字是人吃人,希望大家不吃很多人。可是有很多人對這個道理不能接受,有些人聽的時候,眼睛就望著天,問天主這個道理是不是這樣?有些人就眼看著地,問地神是不是這個樣子?有的人就往東看看、南看看、北看看、西看看、看四周圍的鄰居覺得怎麼樣?這法師講這麼奇怪的道理,究竟他根據什麼來講?想站起來走嘛,又覺得不好意思;不走嘛,覺得聽得沒有道理。那麼什麼是有道理?我多吃一點肉,營養多一點,可使身體健康,這才是真的。

其實並不是肉有營養,對身體有益健康。現在世界上很多吃肉的人都生癌症,為什麼生了癌症?就是因為眾生肉裏頭,有形無形都有一些毒素。這些毒素,也可以說是一些冤仇所結集成的毒。

這些冤仇就是互相殺,你殺我,我就要殺你;你吃我,我就要吃你,這種仇恨的毒,沒有地方發洩,也就互相來傳遞。由畜生身上傳到人的身上,人的身上防不了這種毒素,就生了怪病。所以,吃肉的人很多都生些奇奇怪怪的病,早先沒有這麼多怪病,因為那時科學沒有這麼發達。

現在這化學的毒和科學的毒,和人心裏這種仇恨的毒,碰到一起,這個毒氣也就發作了。現在空氣也污染了,畜生的肉也污染了。這污染是怎麼來的?就是因為有這些毒素──化學的毒,科學的毒,空氣裏頭的毒,土地裏面的毒,河水裏面的毒,湊和在一起,這眾緣和合,就生了這麼多怪病。

有人說:「法師,你愈講愈離譜,我簡直都不相信。」你不相信也不要緊,反正,我也沒有要你的錢,你也沒有給我錢,對不對啊?你不相信,就在這兒坐著,若覺得不舒服,忍耐一點,就不講了。

說到這個地方,想起一個公案。在中國南北朝,梁武帝的時代,佛法大興,那時,人做喜事請和尚來念經,做喪事也請和尚來念經;人有病,請和尚來念經,人病好了,也請和尚來念經。那時候,人人都信佛,所以和尚念經,就變成一個新興的事業。

當時,有一位有錢的人娶孫媳婦,就請一位大德高僧來念經,一請就請到誰?請到寶誌禪師。這位寶誌禪師的手生來就像老鷹的爪子似的,也是在老鷹的窩裏生出來的,當時他的父母聽見老鷹窩裏有小孩子在那兒哭,以為這小孩子是被老鷹叨去要吃的,於是就上去看一看,看見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孩子。但這小孩子的手不像人手,像鷹爪,他們就把他抱到家裏去養。他一長大就喜歡拜佛,喜歡學習佛法,於是父母就把他送到廟裏去出家做和尚。

他做了和尚,也因為夙世的善根成熟了,於是就證得五眼,也就有了天眼通、天耳通等等。因為有五眼六通,就知道一切人的前因後果,前世是做什麼的,在來生又做什麼,他一看都知道。

這有錢人把寶誌禪師請去念經;寶誌禪師到那兒一看,看到新娘、新郎在那兒拜堂成親,就說:

古古怪 怪怪古 孫子娶祖母
女食母之肉 子打父皮鼓
豬羊炕上坐 六親鍋裏煮
眾生來賀喜 我看真是苦

我講這個公案,一定有很多人不相信;可是就是一個人都不相信,我還是要講,沒法子我不講,這是我的大毛病;我要講的話,你信不信我都要講。他說:「古古怪,怪怪古,孫子娶祖母」,他說這孫子連祖母也要娶回來做太太。這是怎麼一回事?

要知道我們是怎麼做了人?就是這個「情」,就來做人了。這個「情」字,你若用得適當,就很正當,用不得當,就會有一些奇怪的事情發生。這個祖母怎麼願意給孫子做太太呢?因為這祖母臨死的時候,這小孩子才剛剛出生,老祖母的「情」就生出來了,她想:「我死後什麼也不掛念,就掛著我這個孫子,總放不下他。我這個孫子才剛剛生出來,你說我死了誰照顧他?」

雖然她這麼捨不得死,但是無常鬼一到,就把她叫到閻羅王那兒去了。她提出抗議說:「閻羅王啊!你真糊塗,你真不會做閻羅王。我孫子剛剛生出來,你就叫我死,將來我這個孫子怎麼辦?誰照顧他?」閻羅王說:「妳的情感這麼重。好了,我就順乎人情,做一件好事,妳去給孫子做太太去。」這祖母一聽要給自己孫子做太太,想說不願意,但這是閻羅王的命令,不能違抗,只好勉強去投生。於是就去投生做女孩子,等孫子長到差不多年紀時,就和他結婚了。

誌公和尚接著往窗外一看,看見一個女孩子,拿著一個豬蹄子在那兒啃,他說:「女食母之肉」,這個女孩子所吃的豬蹄子,就是自己母親變成的豬;她現在也不知道,就啃她母親的豬蹄子,這就是「女食母之肉」。

誌公和尚又往吹鼓手的棚裏一看,又說:「子打父皮鼓」,說這個兒子打的鼓,就是他父親死後,做了驢子,被人剝下來的皮做成的鼓。他父親生時或者也常打他兒子,一天到晚不是用棍子打,就是用棒子、槌子打他,所以這兒子現在也就用鼓槌子,天天乒乒乓乓打他父親。

誌公和尚往炕上一看,又說:「豬羊炕上坐」,說他們以前吃的那些豬、羊,現在都托生做人來了,並且到這兒隨喜人情,向他們賀喜,其實是來報仇的。

誌公和尚再往肉鍋裏一看,說:「啊!六親鍋裏煮」。說這些六親──父、母、兄、弟、妻、子,這個「情」字連在一起了。這個「親」,怎麼叫「親」呢?就是這個「情」字,黏黏糊糊黏到一起,就像用強力膠黏得分不開了。現在托生做豬、做羊,讓人殺了,放到肉鍋裏去煮來吃,所以中國形容「肉」字說:

肉字裏邊兩個人 裏邊罩著外邊人
眾生還吃眾生肉 仔細思量人吃人

誌公和尚看到這個情形,就總結為兩句話說:「眾生來賀喜,我看真是苦。」念完了這個吉祥話,回頭就走,也不管他們願不願意聽,也沒有拿供養他的錢。

這個「肉」字裏的人,既然是我們的六親眷屬,都有機會做馬、牛、羊、雞、犬,那麼,我們應該想一想,牠們會不會是我的祖先,托生做馬、牛、羊、雞、犬?會不會也是我的父母,來托生做的馬、牛、羊、雞、犬呢?或者會不會是我以前的那些寵物,貓和狗來托生?還是馬、牛、羊來托生呢?我的寵物現在變成了豬,或是羊,我若吃牠的肉,牠會多痛苦啊!

各位若認為我講得對,就不妨把我的話,多想幾次,研究一番,是否有道理;若不對,就把它忘了,當作耳邊風一樣,只當我沒說。

佛教新紀元 ─ 宣化上人1990 年訪歐開示

*  *  *

 

大方廣佛華嚴經淺釋

賢首品第十二

宣公上人講述

 

什麼叫十惡?就是身有三惡:殺、盜、婬,這是身所造的三種罪惡。殺生,包括自己殺,或者叫他人殺,或者殺因、殺緣、殺法、殺業,都包括在內了。我們人殺生是世界戰爭的一個開始,所以說:

千百年來碗裏羹 冤深似海恨難平
欲知世上刀兵劫 試聽屠門夜半聲

千百年以來,我們這一碗肉湯,羹就是羹湯,或者是牛肉的湯,或者是羊肉的湯,或者是豬肉的湯,或者是馬肉、驢肉、貓肉、狗肉等種種肉的湯。千百年以來,人吃一切眾生肉的湯,這叫「千百年來碗裏羹」。

「冤深似海恨難平」,這裏邊的冤氣好像海一樣,你殺我,我殺你,互相殺殺不已,不能停止。也就和看電影是一樣的道理,你殺我,我就殺你。你殺我,吃我的肉;我若殺你的時候,又吃你的肉,互相來吃肉。你吃我的肉時,我覺得很痛苦,而你覺得很快樂;等我吃你的肉時,你又覺得很痛苦,但我覺得很快樂。這個世間就是這麼果報循環,循環不已。這個冤,冤就是怨仇,這像海那麼深的仇恨,所以不容易把它平下來,總是有一個深深的坑在那兒,深深地不平,所以恨難平。

「欲知世上刀兵劫」,世界上各國作戰殺人,你殺我、我殺你,這個國家用軍隊去和那個國家作戰,放槍、放砲,殺了很多人,這叫刀兵劫。你如果想要知道世上在戰爭裏死去的人的因緣,為什麼有刀兵這個劫數。「試聽屠門夜半聲」,你應該聽一聽殺豬的那個地方、殺牛的那個地方、殺羊的那個地方,那兒半夜是什麼聲音!半夜的時候,豬也哭、牛也哭、羊也哭。牠們在那兒哭,說:「啊!你就要來殺我了,我將來一定也要殺你的!」這互相殺,殺殺不已,殺來殺去。

所以我們信佛的人多數要吃齋,要吃素菜。素菜本來它也有生命的,但是它那個生命輕微一點,是個無情的東西。有肉、有氣血的東西都是有情的,我們吃無情的這種草木菜蔬,雖然也有殺性在裏頭,也有殺因在裏頭,也有殺法在裏頭,也有殺業在裏頭,但是不是那麼明顯,這比吃肉輕,所以修道的人都吃素,不吃肉。

我再講一講這個「肉」字,「肉」在中國文字裏頭,造得很妙的:

肉字裏邊兩個人 裏邊罩著外邊人
眾生還吃眾生肉 仔細思量人吃人

「肉字裏邊兩個人」,在這個「肉」字裏邊有兩個「人」字。ㄇ本來是「口」字,這「口」字下邊沒有一橫,所以這口就張開了。口張開做什麼?就在那兒要吃人。所以把一個人吞到肚裏頭去了,還有一個人在外邊,這就是肉字裏邊兩個人。「裏邊罩著外邊人」,裏邊這個人就接連著外邊這個人,他們有連帶的關係。「眾生還吃眾生肉」,這個眾生吃得雖然是其他眾生的肉,「仔細思量人吃人」,你若仔細想一想,吃肉就是吃人哪!只不過那個人去做畜生了。畜生和人都是願意活著,不願意死。無論什麼畜生,甚至於蚊蟲那麼小的東西,也願意活著來喝旁人的血,不願意死了去做蚊子的鬼。所以你看蚊蟲,牠咬你,你這麼一看牠,牠就飛跑了!牠就是怕你打死牠,這是一樣的道理。所以說「肉字裏邊兩個人,裏邊罩著外邊人。眾生還吃眾生肉,仔細思量人吃人。」

既然是人吃人了,你說這個人會不會是我的鄰居?或者朋友呢?這個不知道。你不知道托生做豬、做羊、做牛這個人是誰?你吃牠的肉,這個人或者就是你前生的好朋友,或者就是你的鄰居,這還算普通。或者就是你的六親眷屬、親戚之類的。而六親眷屬還算遠,或者就是你前生的父親、母親。因為你前生的父親、母親,不一定都做善事,或者他今生就做豬、做羊、做牛。佛說:「羊復為人」,羊既然能做人,人當然也可以做羊囉!人為什麼比一切眾生聰明?就因為人的靈性還全一點,畜生的靈性就分開了,分開就少了。所以做畜生的這個人,或者就是我前生的父親、母親。做人應該要孝順父母,你的父親、母親變豬、變羊,而你不知道吃了他的肉,這是不孝順。既然不孝順,做人的意義就少一點,沒有什麼意義。所以我們學佛的人要有一種慈悲心,愛護一切的生物,不吃眾生肉。

那麼說:「這個道理有什麼證明?」有證明的,不是隨隨便便講的。在梁武帝的時候,有一位誌公祖師,這位祖師是得五眼六通的。他怎麼生出來的?是在小鳥的窩裏頭,小鳥把他生出來的,所以誌公祖師的手就像鳥爪,不是像人手的樣子;他的指甲也很尖的,就像鷹爪。怎麼說他是一隻小鳥生出來的?因為有一個和尚聽見鳥窩裏,有小孩子在哭,這老和尚或者就拿一把梯子,爬到樹上去,看看那個鳥窩,「咦!小鳥窩裏怎麼會有小孩子?啊,這奇怪了!」這個小孩子又白又胖,相貌也很好的,很very handsome(俊秀),就把他從小鳥的窩裏抱回來養。養大後他就出家修道,一修道就證果了,有了神通──能在虛空裏頭現出十八變來,身上邊出水,身下就出火;身下出水,身上邊又出火,有這種妙不可言的境界,他能在虛空裏飛,有這樣的神通。

當時就有很多人相信誌公,都知道他是一個有神通的法師。那個地方的風俗,無論有什麼事情都要請和尚念經,但它不是叫念經,而是說說吉祥話,到那兒給說:「你啊!怎麼樣吉祥,怎麼樣如意,怎麼樣長命百歲啊,」生小孩子,就說:「長命百歲囉!」要是人死了,就說:「往生極樂世界啦!」或者有病,到那兒給說吉祥話:「你這個病,不用吃藥就好了。」盡給說吉祥話。那麼有一個有錢的人家結婚,娶新媳婦,就請誌公祖師到那兒給說吉祥話。誌公祖師也恒順眾生,好啦!就去囉!到那兒,一看門口有個吹鼓手,又看有個小孩子拿著一塊豬的爪子在那兒吃,他就說了:

古古怪 怪怪古 孫孫娶祖母
女食母之肉 子打父皮鼓
豬羊炕上坐 六親鍋裏煮
眾人來賀喜 我看真是苦

「古古怪!怪怪古!孫孫娶祖母」,這件事情真是古怪!又是很怪古的,很奇怪,也很怪奇的,為什麼?孫孫娶祖母,孫子又把他祖母娶回來了,這是怎麼一回事呢?就因為這個孫子生出來時,他祖母拉著他的手說:「唉呀!我現在兒子也不掛,女兒也不掛了,他們都結婚成家了,都可以照顧自己了。就是我這個孫子,你說誰照顧他呢?將來誰幫忙他呢?唉!誰照顧他呢?」那麼樣放不下孫子,就死了。死了,閰羅王很通達人情的,說:「好啦!妳既然捨不得妳這個孫子,妳還是回去做人囉!給妳的孫子做太太。」這個祖母也不反對,說:「或者也不錯的。」就來出生做一個女孩子,等長大了,正好就被她孫子把她娶回來,給孫子做太太,這叫孫孫娶祖母。

誌公祖師又往房子的簷前一看,說:「女食母之肉」,說這個女孩所吃的豬肉,就是她前生的母親托生做豬,現在她吃母親的肉。又往鼓樂棚裏,那一班奏音樂的人一看,說:「喔!子打父皮鼓」,他兒子打那個鼓,正是他前生的父親,因為造很多罪業,就托生作驢,以後被人殺了,驢皮剝下來鞔著做成的一個鼓,被人來打。你看那鼓皮咚咚咚,咚咚咚,就是被人打的。那麼打這鼓的男孩子,就是這個人的兒子。

又往炕上看一看,說:「豬羊炕上坐」,說他家裏來這一些親戚朋友、賀喜的人,都是他們在過去所吃的豬啊、羊啊、牛啊,現在來托生做人,來和他做親戚,又來吃這個肉了。再往肉鍋裏一看哪,就說:「喔!六親鍋裏煮」,六親就是父黨之親、母黨之親、兄黨之親、弟黨之親,這六種的親戚。那麼這六親都來做牛、做馬、做羊、做豬,肉放到鍋裏一起來煮,又給坐在炕上以前是豬羊的人來吃,這互相吃。「眾人來賀喜」,在眾人看來,以為這婚禮是一個很好的事情,但「我看真是苦」,我看這個裏邊哪,因果報應,真是太苦了!

那麼由這一件事證明,人吃肉,對自己雖然說是養自己的生命;但是要是往前因後果來講呢,這裏邊就是很危險的,果報不可思議的。

我們無論哪一位,要是能不吃肉,這就是幫助這個世界,令世界沒有戰爭;你若吃肉,就會造成世界大戰爭,那時就會死很多人。我們大家都應該瞭解這種的情形,所以要是想世界上沒有戰爭,就是眾生不吃肉。我們這個身體能維持它生存就可以了,也不需要胖得太厲害,也不需要叫它吃得太好了。因為你吃得再好,到肚子裏邊,喉嚨下去三寸,那就變了大小便利。如果你吐出來,再叫你吃,喔!怎麼樣也吃不下去了;更不要說去大便之後,那更不能吃了。既然這樣,我們不要貪自己的口福,而殺一切眾生的生命。

大方廣佛華嚴經淺釋 賢首品第十二

*  *  *

大乘妙法蓮華經淺釋

見寶塔品第十一

宣公上人 一九六八年講述於
美國加州三藩市佛教講堂

 

娑婆是梵語,此云堪忍,言其眾生堪能忍受這個世界的苦惱。這個世界的苦太多了,有三苦、八苦、無量諸苦。

三苦,就是苦苦、壞苦、行苦。怎麼叫苦苦呢?就是苦中苦,苦上加苦。好像這個人本來就窮了,沒有衣服穿,住一間破房子;偏偏又遇著下雨、打風,把這房子也給打壞了。本來沒有穿的、沒有吃的,有地方住,這可以說是苦了;這回把房子也給打爛了,衣服也沒有穿、吃也沒有得吃、住也沒有地方住了!衣、食、住這三個大條件,都不能解決了;所以這是苦上加苦,這叫貧窮的困苦。

有的生來就富貴,豐衣足食,住在高樓大廈、很美好的房子;可是或者著火了,把房子、所有的財產都給燒去了,這叫壞苦,壞了。富貴有壞苦,貧窮有困苦;那麼說我也不貧窮、也不太富貴,那我是沒有苦了?雖然沒有貧窮困苦,也沒有富貴壞苦,但是免不了有這個行苦。

怎麼叫行苦呢?由少而壯、由壯而老、由老而死,念念遷流、念念不停,你做不了主,完全是被動的,被人家支配。命運的安排,叫你快點長大,你就長大了;又說你長大了,你就應該老了。哦!你就也很聽話的,就老了;說你現在老了,你就應該死囉!於是也就很聽話的,就死了!但是你到老了,這個閻羅王說:「哎!你現在老了,你就該死了囉!快點來囉!」於是乎他乖乖的,很聽話的就死了。你看!這就是行苦。

這是由少而壯、由壯而老、由老而死。老了,要是就那麼死了,無疾無病,也算不錯的;可惜也不能那麼順利,有的在死以前又有病,或者病三天、五天就死了,那還不錯,沒有什麼大痛苦。有的人就得了半身不遂病,這一邊的身體聽自己招呼,那一邊就說:「哦!我應該先死了!我一點一點從這邊就開始死!」怎麼死法?就是不聽你話。這個胳膊,你叫它抬起來,它也抬不起來了;你叫這個腿邁步,它也不會邁步了。半身不遂,這半邊身先死;想要坐起來不容易、想要翻一個身也不容易、想要走一步也難,你說!這多痛苦啊!這叫行苦。這是三苦,其餘還有八苦。

八苦是什麼呢?生苦、老苦、病苦、死苦、愛別離苦、怨憎會苦、求不得苦、五陰熾盛苦。生苦,我們人誰都經過,但是不知道那時候最苦。其實小孩子出世時非常苦,小孩一出世就說:「苦啊!苦啊!」他叫「苦!」

生出,就會老,這老的時候,眼睛也花了,看東西看不清楚;耳朵也聾了,聽聲音聽不清楚。人家說:「你吃不吃餅乾啊?」他說:「我不喝茶呀!」人說:「你喝茶不喝茶啊?」他說:「哦!我吃飽了!」

說:「你小孩都好嗎?」他說:「哦!我先生早就死囉!」你看!老人就聾得你問他這個,他都答非所問。為什麼?就因為聾,耳朵聽不清楚。你問她這個,她看著你一張嘴,以為你問她那個;聽不清楚,她就答覆你這個了。耳朵聾了、眼睛花了,這還不要緊,最苦惱的,這牙痛;牙也都掉了,吃什麼東西都不香,你說這苦不苦?

病苦,有病的時候,那真苦惱。到死的時候更苦;所以說,生時好像生龜脫殼似的那麼苦,死時像活牛剝皮那麼樣苦。

愛別離苦,你最愛的這個人,偏偏他要和你分開,這也痛苦。

怨憎會苦,你最討厭這個人,他偏偏和你在一起;你越討厭他,他越和你近一點。你說這個人我討厭,我到另外一個地方去,我避開這個人;到另外一個地方,遇著一個比這個還厲害!

求不得苦,想求財也不得財、求名也不得名、求利也不得利、求職業也不得職業,求所有你所想要求的,都得不到,這也是一個苦。

五陰熾盛苦,就是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,這五陰熾然茂盛,把你支配得顛顛倒倒,這最苦!

若講起來這「苦」,有無量諸苦,還有很多很多。不過因為娑婆世界有這麼多的苦,所以要堪忍;本來忍不了的,但是你能忍,你真算忍辱了!這所以叫堪忍世界。

釋迦牟尼佛,為什麼他出家修行呢?就因為看見這個世界上這麼多的苦;生的時候也是苦、死的時候也是苦,苦苦無盡。他去遊四門,見生、老、病、死苦這種情形,他就想要找一個了苦的方法,來把這苦了了;所以就出家修行,成佛。成佛之後,才真正地了苦,真正地得樂。

講到這個地方,我要講一個因果給大家聽聽;這還講一講我們這位誌公祖師,就是寶誌禪師。小孩子一哭的時候,就說:「苦啊!苦啊!」你聽那小孩子一哭,就這麼叫。那麼一位老和尚就聽見有小孩子在鷹窩裏頭那麼叫,第二天就到那裏去看一看。在鷹的窩裏,果然就有個小孩子,長的是人樣子,但是手都是鷹爪。老和尚就把這小孩抱回來了,這兩隻大鷹就來和他搶;不過這老和尚大約是有點功夫,把這兩隻大鷹都給打跑了!於是他就養這個小孩子,把他養大。由小孩子,老和尚就叫他修行用功;小孩子修行是最容易開悟的,他就得了五眼六通了,以後就成為一個高僧。

在梁武帝的時候,人有什麼喜慶的事情,都請和尚去給念經;有一個有錢的人,就請這位誌公禪師去給念經。他到那兒一看,他就說了:

古古怪,怪怪古!孫孫娶祖母!
女食母之肉,子打父皮鼓;
豬羊坑上坐,六親鍋裏煮。
眾人來賀喜,我看真是苦!

「古古怪,怪怪古!孫孫娶祖母!」說很古怪的。古怪,也就是奇怪。這個事情真奇怪了!這樣的事情都有!她孫子又把他祖母給娶回來做太太了!為什麼?這個祖母臨死的時候,攢著她這孫子的手就說:「唉!我們這個家庭裏,什麼事情我都放下了,心裏都不掛著啦!惟獨就這小孫子還這麼小,那將來誰來保護他呢?誰來幫助他長大呢?他怎麼辦呢?啊!我放不下這個孫子!」就這一念之間放不下這個孫子,攢著孫子的手就死了。死了以後,到閻羅王那兒;閻王一看,「哦!妳情感這麼豐富,對孫子都放不下?好了!妳回去給他做太太,去幫著他治理家務啦!」於是把這個祖母就給派回來了,投生做女孩,長大給這孫子做太太。你看!你說這世界這個六道輪迴,祖母又給孫子做太太,就因為她愛她的孫子。

又往廚房那兒一看,說:「女食母之肉,子打父皮鼓」,一個大約六七歲的小女孩子,在那兒拿著一個豬蹄子吃;他一看,這是她母親投胎做豬的蹄子,現在這豬蹄子就被她小女孩子在這兒吃呢!又往那個鼓樂棚──就是奏音樂的,在門口搭那麼一個棚;一看,打鼓那個人,他那個鼓的皮,就是他父親做了驢,然後被剝皮做這鼓,他兒子現在正打呢!

又往坑上(床上)來看一看,說:「豬羊坑上坐,六親鍋裏煮」,就是床上坐著的,都是他們以前所吃的那些個豬羊,現在都變成人,又和他們做六親眷屬,就來恭賀他來了。往那個肉鍋裏一看,這個六親都在鍋裏那兒煮著呢!因為他們以前的六親都變成豬了,現在都拿來殺了,再放到鍋裏那兒煮,給這一些個豬羊來吃。

「眾人來賀喜,我看真是苦」,大家來,你也說:「你娶媳婦,大喜囉!」那個也說:「你娶媳婦,大喜囉!」來給道喜。我看這完全是苦啊!你們大家看是不是苦?你若知道是苦了,就趕快修行;你若不知道是苦,可以在這個裏頭轉幾轉再說!  

大乘妙法蓮華經淺釋 見寶塔品第十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