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地藏菩薩本願經》淺釋

忉利天宮神通品第一

宣公上人講述

 

...「文殊師利」:釋迦牟尼佛叫文殊師利,說「此菩薩威神誓願不可思議」:此菩薩是哪一位菩薩呢?就是地藏菩薩,他的威德和神通及誓願不可思議,度一切罪惡深重的眾生,他用威神來折服他們。他發的誓願是:

 

地獄不空,誓不成佛

 

地獄哪個時候不空,他不成佛的;

 

眾生度盡,方證菩提

 

他要把所有的眾生度完了,他才成佛。若有一個眾生沒有度完,他就不成佛,所以他才經過這麼長遠的時間還沒成佛。因為這個眾生度完了,那個又來了,總也沒完。不是這個眾生出世,就是那個逝世了;那個眾生逝世,這個眾生又出世了。出世的眾生總是比逝世的眾生多過十倍、百倍、千倍、萬倍。你看我們現在計算三藩市死的人多呢?還是出生的人多?死的人要等到老了,又有病,才會死;出生的只等懷胎十月,就可以出生,非常的快。因為人要經過幾十年才死,所以出生比死的超過幾千萬倍,因此累得地藏菩薩到現在也不能成佛。

 

但是你說他後悔不後悔呢?他不後悔。眾生越多,他越有工作做了;要是沒有眾生,他也沒有工作,就成佛去了。成佛去,也沒有什麼事情幹了,所以地藏王菩薩這就是沒有事情來找事情幹。本來很清閒的,他願意一天到晚忙忙碌碌的,總是去度眾生,這是地藏王菩薩的願力。為什麼地藏王菩薩發這種的願力?因為他覺得他和眾生是一體的,眾生如果不成佛,他成佛也沒有意思,所以他在這兒等著眾生,和眾生有這一種永遠永遠同體的因緣。地藏王菩薩這種願力是沒有法子測量,沒有法子明白的。現在所說的不過是一小部分,其實他這種願力是不可以心思,不可以言議的。

 

「若未來世有善男子善女人」:假設未來世有善男子善女人。「聞是菩薩名字」:聽見地藏王菩薩這個名字。「或讚歎」:或者稱揚讚歎,說地藏王菩薩願力不可思議,神通不可思議,慈悲也不可思議,見著人就向人介紹。你們聽過經,見著任何你們的同事和所有的親戚朋友,都應該向他們介紹地藏王菩薩這種的慈悲願力。你們自己也想一想:啊!地藏王菩薩能發這一種的願力,我又應該怎麼樣做呢?我是不是發一個小小的願力?或者度一個眾生成佛,我再成佛?或者度兩個眾生成佛了,我再成佛?不發那麼大的願力,只發一個小小的願力,這都算沒有白聽《地藏經》一場。如果你聽了就過去,那菩薩是菩薩,我是我,我和他沒有什麼關係,這就是你聽了也等於沒聽一樣。

 

譬如男子要發願,以前我有一個女朋友,這一回我要是成佛,我一定把她也度成佛,要這樣子想;女子呢?就要想我以前一個男朋友,這個男朋友和我是最相親相愛的,我現在修行,我要把他也度成佛了,我再成佛。要發這種的願,不要「彌陀佛各顧各,摩訶薩不管他」。

 

或者你說:「那我年紀最輕,我也沒有男朋友,也沒有女朋友。」可是你有爸爸媽媽,你要發願一定把他們度成佛。說:「爸爸媽媽死了呢?」那還有兄弟姊妹。「若沒有兄弟姊妹?」還有一般的朋友,都可以度的,你要發願以哪一個作目標。再沒有人,你可以說:「我有個師兄弟,我一定發願把他度成佛了。」你們現在皈依我,不怕你們笑我,所有我的皈依弟子,如果有一個沒成佛,我也不成佛。我沒有地藏王菩薩那麼大的願力,說是把所有的眾生都度成佛了。我的條件是要他必須是皈依的,還要真相信我的弟子──他要是不成佛,我就等著他。他墮地獄,我也墮地獄去找他去。你看這也是不錯,也很偉大的。所以這個師父也是要多生多劫種了善根才能遇著。

 

「或瞻禮」:瞻是用眼睛看,禮是禮拜。「或稱名」:或念南無大願地藏王菩薩的聖號。我們拜佛,這是瞻禮。我們現在講《地藏經》,我說地藏王菩薩真是不可思議,這就是讚歎。在瞻禮的時候稱念南無大願地藏王菩薩,這就是稱名。「或供養」:我們現在把地藏王菩薩他老人家請到這個地方來,天天燒香拜一拜,又供水果,這就是供養。

「乃至彩畫」:不要說用木頭,就用彩色來畫一個地藏王菩薩像,誰畫一個佛像,那就增加你相貌的端嚴圓滿。佛的相貌有三十二相,八十種好,你畫出一個佛像,相貌就好一點;畫出兩個,更好一點;畫三個、四個、五個,你畫百千萬億,那你就有三十二相,八十種好了。總之畫佛像、造佛像,相貌就會非常的好。「刻鏤」:用刀把木頭雕刻成佛像。「塑漆形像」:或者用膠漆塑這個形像。

 

「是人」:這個人,「當得百返生於三十三天」:你畫一個佛像就百返生於三十三天。這個「百返」不單單只是生到三十三天,而先在六欲諸天,和色界十八天── 初禪三天、二禪三天、三禪三天、四禪九天,連無色界的非想非非想處天等,於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每一界投生過一百次,然後再生到三十三天一百次,這個時間也是非常之久的。「永不墮惡道」:你只要或者讚歎、或者瞻禮、或者稱名、或者供養、或者造種種地藏王菩薩的像,就永遠都不墮落到惡道裡頭去了。

 

「文殊師利」:文殊菩薩。「是地藏菩薩摩訶薩」:這位地藏菩薩摩訶薩,「於過去久遠不可說不可說劫前」:這個久遠是沒有法子講,太多了。就像前邊稻麻、竹葦、山石、微塵,一物一數,作一恆河,一恆河沙,一沙一界,一界之內,一塵一劫那麼長的時間,怎麼可以計算得出來呢?比射火箭到月球的數目還大,還難以計算。現在我們射入太空,這完全是用一種數學來計算它的力量,到什麼地方,怎麼樣才可以停止,到太空軌道又怎麼走,計算這個數準確後,就射入大氣層,這要用多大的火力才能達到,這都是用算術算出來的。但是這還能算出來,唯獨地藏王菩薩這個長遠的劫,你沒有法子算得出來,即使現在數學再高超、科學再精妙,也沒有法子算得出來的。

 

「身為大長者子」:地藏王菩薩他身為大長者的兒子。「時世有佛,號曰師子奮迅具足萬行如來」:這個時候,世界上有一尊佛,他的名號就叫師子奮迅。獅子是獸中之王,獅子要是一叫,百獸腦裂,一切獸類都嚇得跑也不會跑了,站也站不住了,自然而然就倒在地上,甚至於腿都麻木了。那麼這尊佛的名字就比方是個獅子。「奮迅」,奮是奮興,迅就是快,表示師子跑得非常快。「具足萬行」,是指六度萬行佛都具足了,這一尊佛就叫這個名字。

 

時長者子。見佛相好。千福莊嚴。因問彼佛。作何行願。而得此相。時師子奮迅具足萬行如來。告長者子。欲證此身。當須久遠度脫一切受苦眾生。

 

「時長者子」:在這個時候長者子。「見佛相好」:見師子奮迅具足萬行如來,有三十二相、八十種好,千福莊嚴。為什麼有三十二相、八十種好呢?就因為有「千福莊嚴」:怎麼叫千福呢?我們修五戒十善,變成百福,每一個數目再變成十,成一千,這叫一個善、一個福。那麼再集成一千福,這就是千福莊嚴。「因問彼佛」:這個長者子看見佛相這麼圓滿微妙,就問師子奮迅具足萬行如來,「作何行願」:你以前修什麼法門?發什麼願?「而得此相」:才能得到這麼圓滿的相好呢?「時師子奮迅具足萬行如來」,「告長者子」:告訴這長者的兒子,「欲證此身」:說你想要證得和我這個身相同的話,我就告訴你。「當須久遠」:你應該在久遠久遠,「度脫一切受苦眾生」:把所有受苦的眾生都度完了。眾生離苦,你的相貌就圓滿了,意思就是你把眾生度成佛,你也就成佛了。

 

文殊師利。時長者子。因發願言。我今盡未來際。不可計劫。為是罪苦六道眾生。廣設方便。盡令解脫。而我自身方成佛道。以是於彼佛前。立斯大願。于今百千萬億那由他不可說劫。尚為菩薩。

 

「文殊師利」菩薩!「時長者子,因發願言」:當時這個長者子,聽見師子奮迅具足萬行如來這樣告訴他,於是就發一種願。他說「我今盡未來際」:我就是長者子自稱。說我從現在乃至到盡未來劫。盡未來劫就是未來無數無數不知道有多少劫,所以才說「不可計劫」:不可計算那麼多的劫。盡未來劫,未來劫盡了,沒有了。這未來劫怎麼會沒有呢?根本就不會沒有的,所以這個劫的數目也算不出來了。

 

「為是罪苦六道眾生」:我為了這一類受苦造罪的六道眾生。因為娑婆世界的眾生,舉心動念無非是罪、是業,所以說是罪苦的六道眾生。六道就是天、人、阿修羅、地獄、餓鬼、畜生。「廣設方便」:廣是廣泛的,設是設立。廣泛設立種種的方便法門,不是只有一種的方便法門。「盡令解脫」:令一切的眾生都得到解脫,離苦得樂,早成佛道。「而我自身方成佛道」:等一切眾生都成佛了,然後我自己再成佛。假如有一個眾生沒有成佛,我也不成佛。所謂「如一眾生未成佛,終不於此取泥洹」,假設有一個眾生沒有成佛的話,我也不入涅槃。泥洹就是涅槃。

 

「以是於彼佛前」:因為這個原因,所以在師子奮迅具足萬行如來這尊佛前,「立斯大願」:他發這一種的大願。「于今百千萬億那由他」:到現在有百千萬億這麼久的那由他。那由他是印度的一個大數目。「不可說劫」:不可說也是一個大數目,那由他和不可說這麼多的劫。「尚為菩薩」:現在還是做菩薩,還沒成佛。

 

地藏菩薩本願經淺釋 - 忉利天宮神通品第一